周礼嘴角带抹浅笑,陪她重温:“这算么优点。”
    林温抿了抿唇,继续说:“你觉得人的烦恼归根结底来源于哪?”
    周礼道:“钱。”
    林温当初并不清楚周礼为么会脱口出这个答案,如今她才真正明白,周礼所说的,“人的本‘性’是永不知足,有钱人更是欲壑难平的代表”,指代的是的父母。
    周礼继续重温:“你觉得,人的烦恼来源于‘人’?”
    林温道:“应该说是人际关系更合适。”
    周礼当初也并不完全清楚林温这个答的由来,如今经明白。
    周礼拂过林温脸颊,问道:“你现在这么觉得吗?”
    林温点头:“我没加满二个好友,那条朋友圈到现在也没集齐五八个赞。”
    周礼好笑:“是挺严重。”
    “……”
    林温抿着笑,反问:“那你呢?”
    “真理不变。”周礼理所当然。
    顿了顿,又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爸在国外养了两只狗。”
    “没有,”林温好奇,“是么品的?”
    “只德牧,只拉布拉多。”
    两人的手紧紧相牵,走到了上停止的位置。
    “是这里吧。”林温说。
    “是这。”周礼道。
    上是袁雪叫住了们,让们上车走了。
    这没人再打断们,们边聊着天,边跨越过去,继续前行。
    走了不知道多久,林温走累了。她今天穿得又是双薄底的鞋子,石子磕得她脚底板疼。
    周礼问:“逛不逛?”
    林温摇头:“车上吧。”
    周礼背过身,弯腰道:“上来。”
    的这“命令”总是言简意赅,林温跳上背,周礼背宽坚硬,步伐稳健。
    玉佛从林温领口垂落,搭在了周礼的肩颈处,林温垂眸看着,对周礼道:“你那天最后对我说的,我也记得。”
    周礼道:“你说说看。”
    “你说,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就是神明。你说,人际关系的烦恼是跟着人类的会属‘性’来的,避是别想避了,干倒它就得了。”
    周礼停步,转头看向背上的人。
    这记得太过清楚了。
    这里离们的车子有百来米,不远处人来人往,背后是萧索空‘荡’。
    林温看向周礼双眼,像在之前的梦境中样,直视真的自己。
    “从来没人跟我说过这,我也从来没和人聊过这。”
    原来自那天开始,她的目光,经落在了周礼的身上。
    周礼定定地看着她,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温温。”
    “嗯?”
    “今天是多少天了?”
    “第五天。”
    “别再记天数了。”
    “怎么了?”
    “我不会放你。”所以们不用记天数,们会到老。
    她可以享受孤独,也不用再逃避人群。
    会是她旷野里的渡,带着她由此到彼,去往所有她想去之地。
    周礼温柔地吻住背上的人。
    蓝天白云,清风徐来,旷野之中,光在此更迭。
    ——“好。”
    --

章节目录

旷野之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的书只为原作者金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丙并收藏旷野之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