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梦中被六个男人包围了。
    他们风格迥异,各有特色。脸上却带着如出一辙的,对她的愤怒和怨恨。
    真奇怪啊,这和母亲大人说的可不一样。但是,她并不害怕。反正,这也只是梦。
    然而她很快便不能保持淡然。因为那六个男人像是商量好一样,同时向她走来。
    最高大的那个男人制服住了她的双臂,她害怕得挣扎。一个黑发黑瞳的男人马上接过来控制住她下身,重重地扇了她臀瓣一掌。
    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不禁绝望得啜泣起来。其中一个神态冰冷的男人见了,怜惜地吻了吻她的脸颊,手下却是不留情地揉捏起她的一侧胸脯,把另一侧胸脯让给了别的男人。
    她朝对她胸脯作乱的那两人看去,只见那两人竟是罕见的双子。
    还剩下一位颇具少年感的男性,和一个极其美艳的男人。她身上暂时没有能留给他们的位置了,她松了口气。
    下一秒,她就看见那个长着少年脸庞的男性掏出一颗记录灵石,正对着他们,记录下此时淫乱的场景。那少年一边做着如此可怕的事,一边还对她露出甜甜的笑。
    接着,那个美艳的男人向她走来。双子见状暂时放下了对她双乳的蹂虐。
    美艳的男人先是凝神欣赏了会儿她被玩得通红的双乳,然后伸出双手覆盖住两只玉乳。
    她觉得似有电流通过她的两只兔子,接着,双乳便奇怪起来。先是开始酥麻,然后竟是渐渐胀大,乳晕也扩大了一倍,并从稚嫩的粉色成了艳熟的瑰红,乳头直挺挺地翘起来邀人品尝。最可怕的是,她感觉双乳饱胀,有什么无法控制地要从乳头喷涌而出了。
    她两只奶子难受得紧,特别是乳头,咿咿呀呀地在几个男人面前晃着变大了的奶子,请求他们帮她吸出来。
    此时男人们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她。控制她下身的黑发男人将她双腿大大分开,她的底裤早已被褪得干干净净,粉嫩的桃源美景立马在男人眼中一览无遗。
    此时她早已没力气反抗,于是几个闲下的男人便一齐挤在她小穴面前,痴迷地欣赏。举着记录灵石的少年也将角度对准她的小穴来了个特写。
    黑发男子掏出了一个情趣玩具,塞到了她因为被催乳而湿润的下体里。她有一瞬间被满足了,但是马上便觉得远远不够,那玩具实在是又小又死气。
    双子中神情阴郁的那位指了指她小穴下面另一处没有被东西填住的洞。黑发男子会意,他掏出个长条珠链状玩具。那玩具顶端的珠子最大,然后到尾端渐渐变小。
    他将最粗大的顶端抹上润滑的液体,试探地在后穴口摩擦。后穴感受到了冰凉,受刺激地张开了一些,微微可窥探到内部的粉红肠肉,但距离吞进整个珠子还差些程度。
    一旁的高大男子见状,便猛得将她小穴内玩具的震动幅度开到最大。她小穴内喷出更多水,一些淌到了后穴,让洞口变得更加湿润。而愈来愈深的情欲也让她后穴进入状态,小小的洞口一张一合邀君一探。
    黑发男子看准时机,在张开的那一瞬将珠子迅速推入。后穴吃下了这颗最大的珠子,原本细密的褶皱被撑平,艰难又紧紧地包着那颗珠子。
    男子见她已吞下珠子的最大直径,接下来便放慢了推入的速度。于是男人们便清晰地看见了后穴吞入整颗珠子的过程,从包着半颗珠子被撑开,到吞下剩下半颗洞口渐渐闭合。珠子是透明的,因此男人们还能透过珠子看见女孩收缩蠕动的肠肉。就这样,一颗又一颗,女孩的后穴吃下了整条珠链,肠子被撑得满满的,留下珠链尾端一条俏皮的狐狸尾巴,从股缝中悬荡而下。
    这样一场调教下来,女孩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张着檀口喘气。她现在浑身难受到爆炸,双乳、小腹、两处小穴,无一不涨,偏偏男人们还控制着,不让她到达顶端。
    男人们仿佛暂时放过了她,他们将最佳的位置让给了少年面庞的那位,好让他细细记录少女此时垂着大奶滴下乳汁、小穴吞含跳蛋、后穴夹着尾巴的媚态。
    然而,少女的放松并未能持续多久。两只手在忽然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拔出了她双穴中的玩具,同时又有叁只手伸出,狠狠掐住她的阴蒂和两只乳头。
    她瞳孔放大,体内忽如其来的空虚带来的是被压抑许久的一泻千里。
    少年手中的记录灵石精准录下了她潮吹和喷乳的样子。她的奶子和小穴都在发出“嗤嗤”的水声,最羞耻的还是后穴也在“噗噗”得时不时排出一些气体,嘴角无意识地张开,留下清澈的唾液。
    最凶猛的喷射高潮结束后,余下的就是些淅淅沥沥的小水花,伴随着她仿佛脱水的鱼一般时不时抽搐的身体。
    双子中面庞冷峻的那位调合了一杯盐水,嘴对嘴喂给她。然而这嘴一贴上就黏得难舍难分,二人交换口水的啧啧声甚至一度盖过了小穴的喷水声。
    双子中面目阴郁的那位见了,便挤开还在拍摄的少年,竞争似的将嘴凑上仍在高潮余韵里的小穴,舌头一卷,大力吮吸舔舐,充分照顾到能触及的任何角落。
    妖艳的男子见了,轻笑一声,也不甘示弱地享用上了一侧还在喷奶的乳房。这对奶子可是他的功劳,怎么说他也必须吃到这口初乳。
    最辛劳的摄影师看了立马不干了。他拍了那么久,看得到吃不着,早就受不了了。他把记录灵石随便扔给了剩下的某个人,便猛扑到女孩另一侧奶子上吸起来,像是一只争抢母乳的幼猫。
    被排除在外的高大男子和黑发男子见了,倒也沉下气来不感到着急。既然这样,那最后的正餐便是他们的了。
    少女已经被四人舔得不知今夕是何夕了,虽然在梦中本就无时间概念。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遍布着男人的口水,那些男人在喝完了她的淫水和乳汁后,唇舌开始转移阵地,腰肢、脖颈、大腿...都被烙下一个个红莓。
    高大的男人见了,他皱了皱眉,似是有些嫌弃。他默念一道咒语,女孩的身体便从那群男人中消失了,转而出现在一旁的水池里。女孩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到了,呛了不少水,可怜地咳嗽着。
    其他男人都怒瞪向他,他无视他们,转瞬间就移动到女孩身边,让她靠在他胸前,手一下下温柔地拍着女孩脊背。
    但他下身却相反地凶猛,结实的胯部向上一顶,火热粗壮的阴茎便顺着水流通畅无阻地进入了小穴,少女的小穴经过潮吹和口舌侍奉,穴肉早就被弄得松软无比,男人的粗大轻松便一捅到底,直到宫口。
    然而他没有在此停歇,而是毫不怜惜地一鼓作气继续深入,直接捅进了她最脆弱的宫口。女孩顿时发出了承受不住的尖叫,指甲深深嵌入男人的后背,留下见血的疤痕。
    偏偏男人还不罢休,他继续拨弄女孩的阴蒂,让她小穴放松,伸出两指继续挤入已经被肉棒填满的小穴。女孩的小穴很有弹性,依然没有到极限。男人扩张了一会儿,便顺势推入了方才玩弄过她的跳蛋。跳蛋在肉棒和穴壁间震动,被抽动的肉棒带得大力摩擦着穴壁。男人继续取出一个跳蛋,如法炮制地挤入,将洞口强行撑开。
    女孩觉得自己身下的洞被男人当成了无止尽的储物囊,毫不怜惜地塞入一个又一个玩具,仿佛她的身体就是为了被亵玩而存在。
    男人深深地吻住女孩,掐住她的脖子,将她带入水下。女孩同时经历着宫交、水压和窒息。如果是普通人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如此超人的折磨,偏偏她不是,这该死的身体还让她迅速恢复,甚至还调整姿态迅速适应起男人粗暴的对待,带来了享受的快乐信号。
    极限的快乐让她双眼失焦,身体的一部分机能被麻痹。她的舌头被动地承受着男人大力的搅动,穴肉早已松软得无力吸附,只有宫口在本能地箍住入侵的肉棒,催促男人快一些射入精华。
    男人大力抽插了几下,却是忍住射意,抱着女孩浮上水面。他将女孩抱上岸,两人的性器仍是紧密结合。
    他将女孩抱开,随着“啵”的一声,二人的性器分离了。女孩的小穴被操成了大大的圆形,媚肉外翻,且没有合拢的趋势。穴肉吸不住里面的跳蛋,几只跳蛋纷纷滑落在地。
    男人平躺下来,将女孩放到他身上,她的嘴对着他的阳具。男人将阳具塞入女孩的檀口,女孩早就被操成了性爱娃娃,舌头无意识地吸卷着他的柱身,舔得津津有味。
    女孩的下身对着那边的男人们,高大的男人眼神一扫,似乎在询问他们谁接着上。
    于是黑发的男子马上接手。他摆弄着女孩的下半身,迫使她屁股高高撅起,双腿大大分开,能让两个洞都清晰地露出来。
    他见女孩的前穴还是合不拢,大得能塞进个拳头。他一时怀着恶意伸出一只拳头探向那可怜的洞口,那洞口果然没有任何抵抗地便含住了他一只拳头。这令一时没有兴趣玩她过于松垮的前穴,而后穴已经恢复得只剩下一个小洞,于是他便没有任何前戏地整根插入。
    女孩痛得控制不住嘴部的运动,差点咬了高大男人的命根。高大的男人抓着女孩头发令她吐出肉棒,女孩无辜地看向他。他看着女孩正努力吞下她的精液,他拍拍她脑袋示意没事。然后,高大男人冷冷瞪向黑发男人,黑发男人回以他一个挑衅的微笑。
    一旁剩下的四个男人也没闲着,他们正在猜拳。女孩非常人的体质确实可以承受很多人,但是考虑到体位,他们六个人还是不能一起上。
    此时高大的男人已经在女孩嘴中发泄得差不多。他让出了一个位置,同时黑发男人也换了一个体式,很快便在女孩后穴中释放了精华。
    黑发男人将阴茎抽出,女孩的后穴也合不拢了,她双腿无力地大张,将下体两个圆圆的洞口大方地展现在男人眼前。
    记录灵石仔细地拍下她两个洞口,上面那个被玩坏了,可以看见里面层层迭迭的媚肉。下面那个正在收缩括约肌,一开一张地吐出白色精液。
    那边男人们已经讨论好顺序和体式了。双子中面色阴郁的那位,变出四根铁链朝被玩坏的少女飞来,卷住她的手腕和脚踝,将她呈狗趴式半吊在上空。
    铁链摇晃着,发出“哗哗”的声响,似乎在为少女接下来要遭受的超人性爱哀鸣着。
    双子中面庞冷峻的那位走到她脑袋前面,少年般的男人走到她屁股后面。一个对准她的嘴,一个对准她的后穴,二人默契地同时狠狠插入。
    少女在半空中有节奏地前后晃动,两只奶子朝向地面大幅摇摆,受引力影响乳形也被拉长。
    长相妖艳的男子接着加入。他躺在少女正下方,先是将少女两只奶子拉向他。他微微抬头,便含吸到了乳头。他轻咬着女孩乳头,同时将上半身缓缓放平,女孩的乳头也随着他身体放平而拉长。
    在女孩乳头被拉长到原先两倍那么长时,他忽然一松口,女孩的奶子便像发酵的面团那样猛得弹回去。
    他如法炮制地将女孩两只奶子轮流亵玩数回,吞咽了不少甘甜的乳汁。女孩两只奶子肉眼可见地瘪了点,男人却仍是爱不释手,对它们又捏又揉,留下或深或浅的红色指印。
    妖艳的男人玩够了乳房,便将目标转向女孩身上最后一处没被填满的洞上。然而女孩的身体离地面有些距离,平躺着的他想要插入那洞有些困难。
    然而这难不倒可以变身的他。他将身形放大,直到下身足够触碰到女孩的臀瓣才停下。男人的阴茎也跟着放大了,竟是足有常人的两倍长度和粗壮,能足足捅到女孩的胃部吧。
    不过女孩被玩得彻底大开的前穴倒也能吃进他的巨大,而两片阴唇早已被撑得看不见了。男人的龟头捅到宫口时,还有叁分之二的棒身没被小穴吃入。虽然女孩的穴肉已经无力吸附讨好男人的肉柱了,但是男人觉得被这片湿热之地包裹住很舒服。
    他浅浅地抽插着,看着每次抽回棒身都会带出女孩艳红的媚肉,像是在挽留着快乐之源。
    女孩嘴中和后穴中的两根肉棒已经泄过一回,现在换了新的人来上。
    妖艳男子见女孩的小穴差不多适应了他的大小,于是加大力度和速度,一口气捅破她的宫口,把她子宫撑满仍是不知足,继续用力顶着她脆弱的子宫内壁。
    女孩觉得自己的子宫仿佛变成了一个可变形的容器,被男人不断探索其可塑性,用狰狞的肉柱挤压改变着柔软的外形。
    男人仿佛要将女孩的子宫顶破一般往死里操她,女孩雪白的肚皮依稀可见到一根可怖的柱形凸起,在她最温暖的地方抽动肆虐。
    妖艳男子过于凶猛的动作和巨大的尺寸影响到了其他男人对女孩后穴的玩弄。
    女孩的前穴被撑得太开,令后穴难以放进一根肉棒。此时玩弄女孩后穴的是双子中面庞阴郁的那位,他的阴茎被夹得难以移动,可谓举步维艰。
    他再试了一次便放弃了抽插,然后干脆地将阴茎拔出,阴沉地低头看向平躺着的巨人。接着,他猝不及防对他发起了一道攻击。
    妖艳男子在行事中警惕程度下降,毫无防备地吃了一道攻击。他回望向生事之人挑衅的眼神,那是想要交战的信号。
    他应下了。于是不再压抑着射意,把白浊全部交代给了女孩。女孩的肚子被大量的精液填得鼓了起来,再映着下垂滴奶的乳房,让少女活脱脱像个怀胎孕妇。
    妖艳男子射完就到一边和阴郁的男子打架去了。只剩下四个男人便好办许多,他们不再捆着少女,而是把她搬到床上。
    女孩在被抱着拖上床的路上,大量吃不下的热乎精液从那被操垮的洞里流出,淅淅沥沥地洒了一路。滚烫的新鲜白灼流淌到小穴附近的阴蒂和尿道口,烫得她一哆嗦。下一秒,她便觉得腿部有些不同于黏稠白灼的湿热。
    她低头看去,便看到尿道小口微微张开,有断断续续的黄色液体从那端口喷溅出来。她竟是当众尿了。然而,她却并无什么排泄的感觉。她想,她排泄的神经可能也被男人们玩坏了,撒尿竟是不再有感觉,也控制不住流速。
    她崩溃极了,一瞬间灵魂连着羞耻感又回到了她的身体,开始呜呜抽泣。
    双子中面庞冷峻的那位怜惜地拿出手帕,拭去她的眼泪。
    她仍是没有尿完,男人们抱着她放在床沿,将她双腿扯开,好尿在地上。
    男人们无法控制不去看她排泄的样子,空气中既弥漫着精液的浑浊又夹杂着尿液的腥臊。
    女孩看到男人们都盯着她排出精液和尿液,羞耻极了,想收缩小穴和膀胱停止排泄,偏偏尿道不听使唤也没有感觉,小穴更是完全合不拢。
    她麻木得放弃挣扎,如同一个没有尊严的破布娃娃。
    男人们看见她的样子,面面相觑,似是在反思是否做得太过分了。然而下一秒,怨恨又在他们的目光中浮现,他们死死盯着床上的女孩,似乎在说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女孩的下体和乳房都已经一塌糊涂了,高大的男人施了几个治愈术便又恢复如初。
    四男一女在床上开始了新一轮的蹂躏体验。期间,双子中面庞冷峻的那位没有控制好力道,床被弄塌一次。
    高大的男子叹了口气,马上变出一张新床。几人注意着力道,后面就只是断了几块床板。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的两个男人互殴完毕,发现这边男人们已经结束了运动,哄着女孩睡下了,床上早已没有多余的位置。
    女孩身上的白灼和汗水被清洁术清理干净,只是点点红色痕迹仍被他们坏心地保留了。女孩的肚子依然鼓起如怀胎孕妇,仔细一看她的腿间便会发现,少女的前穴插着两根玉势,后穴也插着一根,阻挡精液从她体内流出。而为了防止她再无意识地尿尿,她的尿道口竟也被一个小塞子堵上了。
    男人们各自挑位置睡下,都小心翼翼地避开她肚子。阴郁的男人暗自嫉妒,他坏心升起,伸手便是往少女鼓起的小腹狠狠一压。
    刚被哄睡的少女马上被强烈的排泄感惊醒,然而一堆玩具将她的下体堵得死死的,她只能无助地尖叫将男人们都吵醒。
    于是,接下来便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男人们有的给她把尿,有的为争夺她身边的床位而大打出手。总之,这个夜晚太平不了了。
    女孩呆呆地仍由男人帮她如厕,头一次对母亲的预言产生了怀疑。
    然而这个梦,女孩醒来后也记不清了。梦里依稀有六头野兽,他们长什么样、做了什么全都想不起来,因此她很快便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作者有话说:
    开局上大肉,然而其实后面文风并不是那么粗暴,并且难得有肉,可能还是肉渣子(低头)
    --

章节目录

(北欧神话)诸神黄昏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的书只为原作者惠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惠玉并收藏(北欧神话)诸神黄昏后最新章节